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新闻 > 文化资讯 >

哲学家要有哲学家的思维素养和精神追求

2020-11-13 18:53 未知 我有话说 字号:TT
致台湾省伪哲学家范光棣的公开信
 
《姬氏道德经》传承人---姬英明
 
  台湾省所谓國際知名研究維根斯坦、老子的哲學家范光棣先生的新书:“用英語讀老子《道德經》”。书中“(附录一)孔子与老子的会面”后的“附言”里有这样几句话:
  “五个月前,在我着手完成这本书之前,我认为现代版的《道德经》保留了最初文本的百分之九十。现在我已经发现了如此多的儒家学者的故意篡改,我认为这个比例要低得多。我只是暗示了激进的健康爱好者所做的一些改动,而根本没有研究道教保守派不可避免地篡改。可以肯定地说,未来的道家学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工作包括重新编组老子的句子,使它们更合理化,但不要像最近冒出来的一本《姬氏道德经》,自称是两千五百年前老子亲传给家人,口头流传下来的。本来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编《道德经》,因为他编了一个荒谬的故事,反而变成伪书了。”
(原书截图)
  在这段言论里,所谓“国际知名”的哲学家范光棣先生,臆断了现有传世版本对原经的“百分之九十”的篡改,希望有人可以“重新编组老子的句子”。但是,在看到《姬氏道德经》后,竟然蔑称是“”出来的,更是直接地认为《姬氏道德经》是“好好的一本重编”版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研究空白及认知缺陷,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哲学家该有的哲学素养,更没有用哲学上的逻辑论证方法去论证《姬氏道德经》本身及其前言提到的历史事实,而以无知无畏及狂妄自大的“市井结论式”的轻浮言语否定真经,毫无缘由地说“他编了一个荒谬的故事,便轻率地认为《姬氏道德经》“反而变成伪书了”。
  范光棣在自己的书中这样介绍自己:
  范光棣(K. T. Fann)
  國際知名研究維根斯坦、老子的哲學家1937年2月2日生,台灣新竹縣人,世居客家小鎮關西。台灣師大附中畢業,美國伊利諾伊大學數學學士、哲學碩士,夏威夷大學哲學博士。
  1966~1968年,任美國俄亥俄州立克利夫蘭大學助理教授;
  1968~1970年,任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副教授;
  1970~1995年,任加拿大约克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教授、系主任;
  1976年,受邀任澳大利亞悉尼大學客座教授;
  1995年,返回台灣,受聘成功大學藝術研究所首任所長;
  2000年,任明新科大休閒系創系主任;
  2004年,任首府科大休閒系教授;
  2007年,任育達科大通識教育客座教授。
  2012年至今,拇指園生態民宿園主。
  為國際知名社會科學季刊《社會實踐》的創刊總編輯。英文著作有《維根斯坦:其人及其哲學》、《維根斯坦的哲學觀》、《珀爾斯論引證》、《奧斯丁討論集》、《美國帝國主義讀物》、《從河的彼岸:今日中國自畫像》、《老子英譯》等;中文著作有《維根斯坦:哲學家的哲學家》;譯作有《維根斯坦的(哲學探討)》。
  我实在没想到台湾省所谓国际知名哲学家的水平竟然这么差,充满偏见,又那么无知而狂妄,只是出了两本关于老子《道德经》的英文译著,就敢自称是研究老子的“哲学家”了。
  这里,作为《姬氏道德经》、《姬氏祖传经》的传承人、姬轩辕黄帝一百八十三世孙、姬宗氏太王一百一十九世主宗子,本来不想和这样一个饭桶“哲学家”说些什么的,但是,我们都是华族血脉,同文同种,既然评论了我传承的《姬氏道德经》,又妄断了我在前言里面叙述的历史传承为“荒谬“,本传承人出于治病救人的善念,我要为自称“哲学家”的范光棣先生普及一下哲学的逻辑方法、老子所处时代的历史知识,以及作为一个哲学家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思想境界,怎样认知自己的局限。
  我也顺便以范光棣先生生平为“哲学标的”,告诉大家什么是哲学。
 
  一.什么是哲学家应该具有的价值追求
  什么是哲学?中华文明尊称为:思想智慧;西方文明尊称为:Philosophy。日本译为“哲学”。不论中华的思想智慧,还是西方的爱思想,它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可以让人深度思考,并指引人类文明升华。(为了现代华人方便理解,以下我都会用“哲学”这个通用词。)
  哲学家是解决哲学问题的,是研究未来,提出思想方法,启发人类更有信仰和思想方面的准备,告知人类如何面对未来,是给人开悟的。
  真正的哲学家,形而上的层面是要思考思想明天的明天,怎样升华人类文明;形而下的思想层次,是给世间众生开悟,引导他们觉醒升华。
  哲学家,一定要用哲学的语言谈论事务。哲学家的主要工作不是去解决世俗的问题,更不为世间制造祸端,造成困扰。这是一个哲学家的基本责任和良知素养。
  没有哲学家的高度和思想境界,没有基本的哲学素养、治学方法,逃避哲学家的责任,而以哲学家之名,介入到世俗中去,横论人间短长,是非曲直,纠缠不清,一会儿要台独、一会儿要统一,一会儿又要中立,投机取巧,见风使舵,这是“伪哲学家”,这是在世间取巧的文化小人、文化贱人。
 
  二.面对《姬氏道德经》,哲学家为什么不使用哲学方法论证
  众所周知,西方哲学的入门级方法就是逻辑推理,这是西方哲学最基本的思辨方法。号称“国际知名”哲学家的范光棣先生,作为一个研究西方維根斯坦的哲学家,没有推理,没有列举,没有叙述,没有求证,没有论证,没有表现出一点点哲学家的素养,没有用一点哲学家该用的治学方法,就认定我祖传的《姬氏道德经》是伪经?岂有此理!
  范先生对《姬氏道德经》的判断过程,不经过考据列叙论证,直接给出观点,这样的学问连三脚猫的哲学白丁都算不上,难道西方的哲学家名头就这么好混吗?您还号称是研究維根斯坦的哲学家呢,是抄维根斯坦家吧。
  不追寻事情的本源,不进行原理研讨,而是直接下定义,这是哲学家应有的风格吗?您原来的哲学研究是怎么做的?
  本传承人就在中华大地上生活着呐,而且我还在北京呐!网络时代,早就没有通信的困难,搜索我的文章,甚至与我联系,都不是问题。不加求证,或不想求证,一句“荒谬”,就断言我在《姬氏道德经》前言中叙述的历史是“荒谬”的?没有思辨,没有对比,也没有引用,没有举证推论,更谈不上哲学意义上的论证。您和世俗的白丁,依靠感觉判断的贩夫走卒有什么区别?和大陆上的半文盲二货青年、键盘蠢货,直接给人下定义,有什么区别?
  也不看现有的知名《道德经》专家的评价,您作为老子的业余研究者,没有见过我姬英明,更没有进行过相关考证,就敢判断这种传承是假的?您说传承者编撰了“一个荒谬的故事”,您去过我的家乡吗?了解过这些你所谓的故事吗?您知道真正的传承是什么吗?您能编出来一个相关故事吗?您编的故事,能经得起历史考据和考古出土文物的检验吗?
  顺便问一句,您看得懂我在前言里提到的传承方式吗?《Bible》有与我相同的传承方式,您批评过《Bible》吗?西方教《Bible》是否为假?《荷马史诗》是否为假?还有中国的《格萨尔王传》?《Bible》都不是一个人传写的,里面充斥着宗教偏见,按照阁下的逻辑,是否更为荒谬呢?《姬氏道德经》前言里面传承史的“荒谬”判断,您是怎么得来呢?范哲学家?
  您看过我在《姬氏祖传经》里面的其它经文吗?字您可能全认识,经文相信您一定看不懂。关于您译注《道德经》前言里面的经文解读,还有经文的直译,我就不评说了,评说一句,都算抬高您了。
  按照前面的逻辑,还想请问您,《姬氏道德经》怎么就成了“本来好好的一本新的重编《道德经》”了?历史上,两千多年来,您见过谁能重编成功?您先入为主的”重编“判断怎么来的?您听说过”传承“二字吗?您是一个“哲学家”,反思过自己符合一个“哲学家”的标准吗?您知道反观自照吗?
  您自称中文只是高中水平,高中毕业即出国,您在西方那么多年,内心崇日、崇西方,自称用英语生活四十年,虽然还会说华语、写华文,内心很可能充满了对中华文化的排斥,秉持文化上的双重标准,崇洋媚外,附言里刚刚还期待有人可以“重新编组老子的句子,使它们更合理化”,可是面对《姬氏道德经》,直接就说是“冒”出来的,还忘了自己的中文只是高中水平了,就敢说是“一本新的重编《道德经》“,也忘了自己即便算是”哲学家“,也不是历史学家,更不是考古学家,就敢判断《姬氏道德经》前言里面的故事是“荒谬”的,经就是“伪经”了。怎么说您呢?范老先生!您连“叶公好龙”,都不够格呀!《姬氏道德经》是大陆官方正规出版社的正规出版物(ISBN978-7-5054-4557-4),由世界级《道德经》研究专家罗安宪教授亲自做的序,您这个“冒”字,一下子就完全展露了您文化偏见与成见,以及您的狭隘心态。
  您对《道德经》的态度,最多是“叶公好龙”!叶公还看到了真龙,您看到了什么?以您在老子领域“半路出家”的哲学素养,什么都看不出来,更感动不了真龙。你面对超出认知范围的存在,竟然还忘了多年的哲学家该有的思辨方法,你算什么“国际知名”的研究老子的“哲学家”?
  任何人的所知都是其大无外“道“的极小一部分。范先生怎么就能依赖自己极小极小的部分已知,不经参悟、研究和学习,对一个传承2000多年,传承上百世的《姬氏道德经》,忘了自己的无知和局限,就敢妄自尊大地盲目判断真假谬误呢?就敢得出是“新编”而不是传承的结论呢?难到就不能客观地就经论经吗?
  反观您“学术”的一生,您多年在西方您最多是研究西方近代的哲学人,就表现来看,应该是没有得到一点“哲学研究”之后该有的哲学素养。号称自己是哲学家,却意识不到自己的知识局限,管中窥豹,盲人摸象,思考方式等同于贩夫走卒,仅凭一己之见和个人喜好,便妄断真经,实在有辱哲学家的称号。这种行为,也让人看低了整个台湾省的哲学家。您这种哲学水平,在大陆学校,连二本的大学都毕不了业!
  老子《道德经》是人类哲学上无法超越的丰碑。两千多年来,历代有思想的大家都对老子的道德思想进行过非常系统的领悟和不间断的琢磨与践行。《道德经》的核心是修习道德,升华灵魂,提升内心的觉悟,不是简单的字词对照和释义解读。
  在您年轻时期,没有做过老子方面的研究,只出过一本《老子英譯》,从这一本译著作品来看,您真算不上《道德经》方面的专家。在老迈时期,潜意识里想落叶归根了,想吃中华传统文化的饭,回到故地,又回头研究老子,写出了第二本关于《道德经》的翻译版本,就自认为是绝对权威了?
  以您这种履历和出版成就,实在不该自称研究老子的“哲学家”,更不应该自封为“国际知名”的“研究老子的哲学家”,您实在不配。您最多只能算是《道德经》领域的业余研究者或爱好者。
 
  三.范光棣先生对《姬氏道德经》前言中提到的历史的无知
  自姬氏主脉在轩辕黄帝二十八世孙后稷时丢失了王权后,由后稷、不窋、公刘到姬亶父有三十七世,生活在陇东一带,并逐渐发展壮大。姬亶父为了生民远离战火,而避开密戎侵扰,从灵台彬县,迁移至岐山,奠定了姬周再次崛起的基础,文王奠定了姬周的崛起,武王代商而立周,文王、武王、周公奠定了姬周八百五十年的国祚。
  《姬氏道德经》前言中提到了从后稷到姬亶父是三十七世,提到周文王的第九子是第一世聃公,提到老子的诞辰和归终之日,提到灵台是古共国,又称龙国,于宣王时期,分封给姬承守护。
  龙国分封一事,在2015年和《姬氏道德经》的出版社沟通时,均无相关资料和历史佐证支持,出版社尊重我在前言中提供的这段历史传承。
  直到2020年,这段传承历史,才由考古学家韩建业教授有心并特意提供给我的“清华简”《系年》中的记录得到证实,我的传承得到了考古和史册的验证。
  姬周的治理架构是由政治架构(德礼分封政体)、宗法架构(主宗宗法祭体)、礼约架构(宗族嫡长子礼体)组成的相互制约的架构体系,政治架构是三公四辅公六卿公二十八司,宗法制是我在2017年才完整公布的宗法制管理架构体系,以及与政治架构之间的关系。
  老子的祖上,周文王的第九子、也是周武王和周公姬旦的弟弟姬聃,为第一世聃公,也是姬周王朝的四辅公之一,负责宗世子的礼法教育,至第二十三世聃公,因周灵王赐老,故称老聃,就是我们现在特指的老子。
  关于老子的生辰和归终之日,我已经写出了大量相关的文章,其中一篇提到了现代世间普遍接受的老子的诞辰生日为二月十五的由来,是唐朝荒唐皇帝李隆基的僭越妄为所致。
  我在《姬氏道德经》前言中披露的,“老子,诞于天子简末正阳日,古于天子元五秋垂”,则是真正的老子的诞辰和归终之日。我同时还公布了老子陵的所在,因为我在“前言”里,把老子陵寝的安葬之位(以“天子礼”安于陇山灵台星眼位)都告诉世人了。请问老子陵是不是最大的实证?
  不过,我怀疑您的水平,以您的阅读能力,也可能没有注意到,或者是您这种自封国际知名的学者并不懂得星象和古天文堪舆,不会理解我说的“灵台星眼位”在什么地方。说到这里,您这么多无知的地方,竟然不考证、不辨别、不学习,不知自己的不知,不知自己知识的局限,就断言我“编了一个荒谬的故事“,断定我说的都是编纂的伪史,还连带《姬氏道德经》都被您断言成了伪经!真是没有一丁点儿的自知之明!
  《姬氏道德经》从2015年11月提供给出版社,到2016年中国人民大学罗安宪教授写出序言,再到2017年5月正式印出,经过了真正的《道德经》权威专家及多位出版社编辑们,各个角度的严格审查和把关,才得以出版。顺便赠您一句,《姬氏道德经》的序言,是罗安宪教授经过半年多的揣摩推论而写的,他的治学风格,值得您来学习。
  没有考据论证,没有头尾,您一个“国际知名研究老子的哲学家”,随口一个“冒出来”,随口一个“一本新的重编《道德经》”,随口一个“荒谬“,随口一个“伪经”,您是怎么做学问的?大陆的出版社、真学者,他们做事与做学问的精神,实在是严谨得无以复加,您想过他们的论证过程吗?您见过他们的工作吗?您这种轻佻的言论,和市井无赖有什么区别?您算什么哲学家?
 
  四.关于范光棣先生的知识缺陷
  哲学不能代替对《姬氏道德经》的研究。以您的履历,和我前面的论述,可以看出,您并不是《道德经》方面的专业学者,您长期的学问也不在《道德经》上面,更不会在老子和他那个时代上。
  您逻辑混乱,把庄子寓言中提到的故事,作为历史事实依据,和其它一知半解的事实混编,西方思辨能力一片混乱,中华思想文化更是了无。
  您关于那个时代和人物的历史知识,大概都来自司马迁的《史记》。不知道您对《尚书》《逸周书》《国语》和《春秋左传》中的记载有多少了解?您可能连一般的历史书《吕氏春秋》也没有看过,这里面明确记载老聃是孔子师。
  学术上对中华传统文化礼仪方面没有基本认知,中国汉以后的礼仪,是先尊后卑,老先孔后。您张口先孔子而后老子,这明显不是中华文明的语言体系。
  即便鉴别,也需要有论述的方法。如果是伪经,也要列出伪经的一、二、三,哲学家的论述逻辑应该是严谨并成体系的。
 
  五.我以西方哲学逻辑简单推论你范光棣其人
  台湾省在西元1895年至1945年,被日本侵略者侵占五十载,台湾省原住民和来自大陆的移民,只要不顺从日本侵略者的殖民统治,要么直接跑了,要么就进行殊死抵抗,最后被镇压残杀了。
  抵抗几年后,在日本的暴力殖民的统治下,留下的就是所谓的“皇民”了,再之后就开始洗脑,强迫学习日本文化,认同日本,归化日本!所以才有了后来二战时的台湾“皇民”踊跃参军、充当慰安妇,并以此为荣的汉奸贼子!
  就算国民党败逃到台湾后,强行让他们学习华文化,也没能让他们清醒、明白谁是谁非,以至于到现在搞成这样,在文化上变成了日本杂种,即便说华语、写华文,学习中华历史,但是,回避寻找自己的本根和本源,多年之后的现状是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他们从哪里来的,他们的根脉在哪里,他们的血脉是和谁同根同源了!
  你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台湾本土出生,当时正是中华台湾省被日寇压迫欺侮、被暴力殖民统治的时期。
  作为范仲淹的后代,你的四哥范光远在日本当“保安厅”高官的事情就不提了,你们家族是日据时期典型的助纣为虐的日本皇民——三个兄弟在日本留学,你父亲种植兰花讨好日本鬼子!
  你作为一个所谓的“国际知名的哲学家”或者文人,没有见你写过一篇批判日本法西斯主义、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文章,也没有看过你的任何关于日寇侵略欺压台湾人民的言论。或许你已经“忘了”,三个兄弟去日本留学的原因是在当时的殖民地台湾,作为二等公民,没有同等接受教育的权利;你可能也忘了,三个赴日留学兄弟的日本名称为什么是“高原”,而不是你们家庭的本姓“范”。这种殖民压迫的屈辱,国恨家仇,你可积存半点?
  你的家庭虽然处处以范仲淹的后人自居,并勉励子女努力,纵然十子登科,不过是与日本殖民统治者沆瀣一气而苟活于世、戚戚窃窃、为日寇效力、认贼作父、背国求荣的一家子的精致利己主义者而已!从大处上讲,你们家庭背叛了祖宗范仲淹的家国情怀和民族大义,忘了范仲淹国士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和理想,而变成典型的汉奸和卖国贼,玷污了祖宗的名声,真是羞煞范仲淹这样的先人了!从小处讲,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们家的所作所为,连一般的贩夫走卒都不如,阿呸!
   “光宗耀祖,兄友弟恭”,有何面目配得上这样的家训。
  青年时期,你是最早的台独倡导者,后来的台独大佬,还厚颜无耻地自称“深深绿”,实际是典型的走狗文人。就是你这种人的窜弄,才造成了今日台湾省台独势力坐大的局面。
  看到现在中国大陆复兴的速度特别快,回到台湾后看到台湾的衰落,倚老卖老,提出所谓的中立观点,实质就是要两面讨好,左右逢源,言语还是无知和自大,这就是你的一生。连华族血脉的良知都没有,也没有道德修养和民族大义,你就是连蒋介石都不屑于评判的那种小走狗文人,实难与胡适并论。
  作为最早的台独大佬,背离同文同种的中华文明发源地,从鼓吹台独到所谓的中立国,背叛中华文明,失去文化人的文化责任,背叛内心良知,枉负祖先范仲淹国士的美名,实则背祖弃宗,数典忘祖,不仁不义。分裂中国,分裂中华民族,没有家国情怀,缺乏思想远见,实际则是把现代的台湾人带到沟里,越走越窄,对中华文明的复兴发展带来阻碍,你有何脸面学习老子和孔子?你实属妖人,是比走狗文人还下贱的走狗妖人。
  老子《道德经》,是道德之学,是升华人类思想的道德思想之学;孔子之学,是仁礼之学,是教导人类生发仁爱的文化之学。你没有老子的道德思想,也没有孔子的仁义礼智信文化,而假仁假义、忘宗欺祖,实在不配学习老子的《道德经》,更不配称自己为“研究老子的哲学家”。
  已经抛弃民族大义,又无传承,缺少敬畏,对来自中华道统发源的本土正统传承没有真正的认知,只是做了两本《道德经》方面的英文翻译,在道德经研究者面前,连门徒都算不上,竟然敢妄称是“研究老子的哲学家”,还自我吹嘘为“国际知名“,真是贻笑大方,不知廉耻,厚颜无耻,狂妄自大。你可能忘了中华民族自古就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这样的箴言。
  自吹多年,自己还就真信了。往大里说,你就是传播西方价值观的马前卒而已!你可能连西方哲学的皮毛也没有得到,就是个西方买办文人,一个西方侵略东方文化的代理人而已。真不知你在魂断归去时,以何面目面对列祖列宗,以何面目面对中华民族的圣贤,而无愧于一个“研究老子的哲学家”称号,无愧于自己的一生。下面这首台湾爱国士绅丘逢甲的《离台诗》与你共勉:
  “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
  扁舟去作鸱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
  卷土重来未可知,江山亦要传人持。
  成名竖子知多少,海上谁来建义旗?”
  另外,再附一段《宋史-范仲淹传》对范文正公的定论,尔等一门可曾知否:
  “论曰:自古一代帝王之兴,必有一代名世之臣。宋有仲淹诸贤,无愧乎此。仲淹初在制中,遗宰相书,极论天下事,他日为政,尽行其言。诸葛孔明草庐始见昭烈数语,生平事业备见於是。豪杰自知之审,类如是乎!考其当朝,虽不能久,然“先忧后乐”之志,海内固已信其有弘毅之器,足任斯责,使究其所欲为,岂让古人哉!”
  这是宋史对范文正公的定论,你家门自称范公三十代后裔,可有范公丝毫的家国情怀、民族大义?愧对先人否?真是羞煞先人了!尔等一门汉奸贼子死后,祖宗必不接引升天,尔等必沦为万劫不可复的孤魂野鬼!
  以上观点,不是斥责范光棣先生,而是以西方逻辑推理的方式,推论一下“范光棣其人“而已,也是和“国际知名的哲学家”范光棣先生,切磋一下西方的初级哲学逻辑推理——从其人的祖上范仲淹国士,到汉奸范父的日寇“皇民”,再到其台独大老,西方的马前卒,到现在的走狗妖人、妄人(要作台湾省总统)。从逻辑推理上,应该比范光棣先生直接“市井型“地给《姬氏道德经》下定义,严谨的多吧?至于学术方面的论述,和本宗宗族传承方面的简介,算是本宗弘道奉送了!
 
  六.台湾省的文化人早已失去中华文化的正统性
  1895年九月日本民政局长水野遵局长上报给伊藤博文的资料显示,台湾人不计入东部,西部就有三百万人以上。更早之前刘铭传统计台湾人口就已有320余万人。但经过日本帝国对台湾的攘逐杀戮政策之后,1896年底的人口数据再经水野遵调查已经只剩257万人了;也就是不计入刘铭传时到1895年的人口增加率,台湾人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由于日本对台的杀戮攘逐政策而被杀戮了六十万至七十万人。
  根据后藤新平引述官方统计,仅在1898—1902四年间,总督府杀戮的台湾“土匪”人数为11950人。日本领有台湾前八年,共有三万二千人被日方杀害,超过当时总人口百分之一。此外,台湾日本综合研究所报告认为,在日本最初20年统治下,台湾曾有40万人被杀害,远远超过台湾史上(含光复后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族群冲突受难人数。
  依据1981年台北市文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国璠编著的『台湾抗日史』中记载,被日本人屠杀的台湾人约有四十万人。
  日治前期25年,日本连续施以血腥手段恐怖屠杀,不是屠村就是抄家灭门。后代子孙面对祖先被残酷杀害的历史不但无知且无视,竟然还感谢日本殖民统治,这真是人生最大的背叛。
  1895年,甲午战败,《马关条约》签署,日本殖民台湾时代正式开始,很多民众都从台湾撤离,乙未战争后,台湾大城市只剩下能够忍受日本帝国主义统治的“皇民”、逆向民族主义者和一些战争初期就投靠日军的投机求荣者。
  日本人在台湾大力推行文化殖民,全部是日语教学,所有语言都是日语。日寇占据台湾省的50年,一个小孩子从出生到老去,一切被日寇侵略者左右,至今有无数人被同化,而忘了祖宗。
  虽然战后,台湾回归祖国,国民党也带去了大批的知识分子,经过几十年的拨乱反正,有点起色,可还有大批民众、文人、政客,对日本军国主义死心塌地。台湾省现在的样子,实则是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和明末清初的“小南明”没有什么两样。
  在描述日本侵略者占据台湾时,面对“日据”还是“日治”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都要争吵几十年!这就是现在这些所谓的台湾省文人和台湾政客的现状!这些以中华正统自居的文人们,早已没有了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民族大义,更背离了中华道统的核心精神。
  自蒋介石从大陆败走,带走了所谓儒、释、道的传人起,七十多年来,台湾文人靠着几个繁体字,总以中华文化的正统传承者自居,岂不知文化的正统不是由政治决定的,更不是由政治力量可以转移带走的。岂不知黄河流域、九州大地才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和传承主体。
  现在台湾省的绝大多数文人墨客,这些同样的中华民族的后来子孙,表面高高在上,言语冠冕堂皇,行为则锱铢必较自私自利、目光短浅,他们的所做作为和中华道统及文明文化渐行渐远。
  不了解自己的缺陷,没有真正的斗志,没有勇者的血性,也没有钻研学问追求真知的内心觉性,更没有接受中华道统滋养的渠道,不知道自己文化和知识的源流,对中华崛起、中华文明复兴没有认同,精神上、文化上早就变成了无根的飘萍。
  没有中华民族复兴的荣誉感,成就感,而且试图分裂我们的国家;忘了中华文明近两百年经受的耻辱与洗劫,甘当美国及西方分裂中国的鹰犬而乱吠,企图阻止祖国的统一大业,这就是绝大多数台湾文人的嘴脸。靠着西方的分裂势力,靠着曾经侵略凌辱中华文明的强盗后裔的撑腰,在国际上狐假虎威。
  即便同文同种,这些台湾省文化人的传承底蕴,还有什么正统性可言!用中华民国前总统蒋介石评价胡适的话来说,多是“走狗文人“,如果没有这些走狗文人和汉奸小政权几十年不断地抹黑中华文明历史,台湾青年一代不会这么反感大陆同胞,这些都是走狗文人的原起之祸。
  我要告诫台湾的文人和青年一代,中华道统的思想核心是神、圣、易、德、道。中华文明的正统不是哪一朝政府、哪一代人民的,也不是一朝一代可以养成的,更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带走的。
  自古以来,中华道统以中华文明的传承发展为宗旨,以皇天大道为虔诚信仰,以圣祖圣宗为敬仰对象;以古圣先贤为人生榜样,敬天法祖,以升华文明为追求方向。
  失去中华道统的根脉和中华道统文化的滋养,没有了中华道统的精神核心,偏离了中华道统的方向,不以自己民族的信仰、思想、文化、历史为骄傲,精神世界就会变得功利,就会信仰摇摆、思想混乱堕落,文化自贱、历史虚无,文化上就会自动失去正统性,就会走向没落!
  鉴观台湾省,从民众到政党,都没有主人翁的意识,这样的文化气氛是不可能产生具有文化的正统性和文化大家的!那些高喊“中立”的所谓文化人,实质上都是趋利者和投机者,他们的文化和思想,早已贱卖给资本帝国与无耻政客了,这是台湾人民需要好好思量的。
  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文明,信仰和文化历史的教育传承,以及本文明的荣誉感,是最为重要的,一定不能丢失!一旦丢失或被别有用心的妄人篡改,将会变成无根的飘萍而随波逐流。只有台湾人民认识到这点,认识到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明确守护中华道统的责任和使命,有共同复兴中华民族大业的荣誉感,台湾才有未来!千万不可被这些无耻政客、无知文人所蛊惑误导,走所谓的中立、台独路线,期望外来力量保护,引狼入室,置广大台湾同胞的安危福祉于不顾,这些都是台湾人民最大的敌人与不幸,万望清醒、珍重!
  中华道统传承人  
  顺祝大家安度新冠天劫  
  黄帝纪元 四千七百十一七年 立冬  


责任编辑:华夏文化网

相关新闻
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