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人物 > 人物访谈 >

读欧阳杏蓬的《底层的身体经历》

2020-06-28 18:08 未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底层的身体经历》作者欧阳杏蓬先生
  欧阳杏蓬的文学创作是从写诗开始的,获得过时代文学杂志社举办的“巧嫂子杯”全国诗赛一等奖。他的新作《底层的身体经历》延续了他以往的写作风格,朴实、平实、自然,活生生地展现了一个打工者在南方谋生的身体经历和在他乡家乡之间穿梭的情感变化,令我想起垮掉派代表性作家凯鲁亚克的代表作《在路上》。
  《底层的身体经历》这样出自欧阳杏蓬的手笔一点也不奇怪。打工潮、新移民在这个时代兴起的时候,很多农村背景的人开始离乡背井的打拼人生。他的《一个寄居者的广州读本》、《现实之境》、《一生两半》记录了他一路的身体经历和心路历程,也见证了这个时代的变化。《底层的身体经历》更与以往的作品不同,是作者的亲身经历,而且在篇章上有了一定的一惯性。以时间为纬线,内容分成了在潮阳、过深莞、居广州三个部分,以及与之呼应的回不去的家乡、念亲人、底层之底,共六个部分。他以平实、温暖、朴素的语言,表达对稳定工作的向往、对生活的热爱,对未来的迷茫,对现在的反省,其题材、角度在中国散文界是独树一帜的。
  欧阳杏蓬执着于散文写作,见诸于报刊的作品非常稀少,这与他写作的题材和风格有关,他远离主流写作,这不影响他的热爱,按照他的话“他是为自己而写,不是为生活而作”。缘于他的这种写作态度,他的作品保持一贯的朴实、温暖、角度与众不同之外,在文本上也作了创新尝试,把诗歌的短句和散文的段落做了大胆的结合,使作品读起来不再冗长、乏味,如《丈量深圳》、《枫杨树下》、《面死而生》等作品,读起来很容易身临其境。生活对打工一族来说是相对残酷的,城市容不下灵魂,故乡容不下肉身,没有身份认同,打工二十年,家乡回不去,异乡留不下来,最终导致身份的模糊,这也是这一代打工族的命运。在《一个符号一样在广州辗转腾挪》一文中,欧阳杏蓬做了精准的描述。
  欧阳杏蓬在散文写作领域走出了自己的路,是以爱生活、爱家乡,以身体经历为根基的创作之路。在这条路上,他通过自己的脚步和身体的体验,运用平实的、富有温度的语言开阔了散文写作题材,在他乡、打工、家乡领域形成了一枝独秀的散文写作风格。然而,他在《我们东干脚》出版之后,又用3年时间打磨出了第七部散文集《底层的身体经历》,他的散文不仅复有语言特色、浓浓的生活味道,结构也很好,以熟练的叙述笔法映现出打工生活、乡情文化的广度和深度。评论家白烨曾说过欧阳杏蓬的散文“接地气,有底气”。这源于欧阳杏蓬一直生活在生活的最前线、最底层。
  今天,当他又捧出这这部沉甸甸的《底层的身体经历》散文集时,更令人惊喜。他是出发的第一站潮阳为起点,以时间为线索,以家乡为终点,反复的思考、咀嚼生活和变化,形成的个文字便有了特色、深度和张力。热望他能在散文这条路上走下去,一定会走出自己的风景来。
  散文题材更为广泛、灵活、自由。《底层的身体经历》这部接近自传体的散文集,体现了他对打工生活的真知实感,对家乡和亲人的挚爱,对未来的思考和对文学的理解和表达。这种富有生活气息又独辟蹊径的结合体,使欧阳杏蓬进入了一种旁若无人的艺术境地。他用身体的感受观照这个世界,用散文的笔触精准地描述着他对打工生活的观照。他游刃有余地挥洒着笔墨,把潮阳、东莞、深圳、广州、家乡、亲人尽情地揉捏在一起,写出了与时下散文写作完全不同的篇章,让我们既能看到打工潮兴起后广东的生活变化和打工者亲历的艰辛与奋斗,又能体察到字里行间的文学技艺。这种洒脱与沉重的笔法,好像更贴合作者的心性。他在写作中做到了从心所欲,意到笔随。可以说,这部散文集中的作品,弥补了欧阳杏蓬连通岭南岭北、家乡异乡的缺憾,这种朴实,属于散文好品质的内在意涵。
  真挚的情感,特有的生活体验,也是这部散文独有的。这种真,源于生活在这个富于变化的时代。支撑散文的最重要的骨骼就是真:真性格、真情感、真文字、真实的经历。他的《底层的身体经历》,就更给了他一个打开了底层打工者的窗口,多角度发掘这个时代不为常人所见又能想见的底层现实生活。《在马赛克厂》、《风尘》、《在河浦桥下》、《在鞋厂》、《在梅花石场》等作品,不是现场亲历者,完全写不出来。可以说,欧阳杏蓬性情中原本的平实、坚韧与真挚,在散文中无处不在,像爬满路边围墙的牵牛花,小,却坚强。
  在文学创作领域,散文的话语权越来越少。而欧阳杏蓬对散文却有一份偏执的热爱,可以使他才情尽情伸展。他要乐此不疲地坚持写下去。他时常乐陶陶地说:“为自己而写。”愿这种来自骨子里的洒脱和执着,永远伴随他的文字,为打工散文打下一脉自己的江山,为千千万万的打工者、离乡者打开一扇窗,为他们代言。(作者 房照  单位 广东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责任编辑:华夏文化网

相关新闻
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