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人物 > 人物访谈 >

一字之师 一诗之师 一世之师

2020-11-11 13:41 未知 我有话说 字号:TT
——纪念我的书法导师欧阳中石先生
  杨振生/文
  2020年11月5日凌晨,欧阳中石先生溘然长逝。噩耗传来,人们不胜悲痛。中国当代书坛陨落了一颗巨星,北京市失去了一位“人民教师”,我与“普天桃李”失去了一位百世难遇的“书法导师”,损失之大,百身难赎!
  我因于1990年11月到北京参加由欧阳中石先生主持的“中国书画创作研究班”,拜先生为师,聆教月余,受益匪浅,荣幸领取了由导师签发的证书,从此与书法结下了不解之缘,与先生结下了不世之缘。
  一、既传统而又不泥古的书法教育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全国范围内掀起的“书法热”中,书法教育成为风行一时的“重中之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年由欧阳中石先生主办的“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不但应运而生,而且起到了“独领风骚”的潮头作用。1990年11月在北京举办的“中国书画创作研究班”就是一次“八百诸侯会孟津”的书法培训,研究及提升的盛举,为之后的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培训活动的连续开展,首启先河。
  在那次研究班上,自始至终体现了先生“既传统又不泥古”的书法教育理念。
  面对来自全国书坛的“各方诸侯”,先生仍然采取“一对一”的单个教练。为了扭转某些学员“任笔为体”的不良“习气”,他把“临帖”作为本次研究会的“重头戏”。着重强调要学“古人”,学“传统”,摈弃“学今人”,甚至公开反对学他本人的倾向。
  我一生偏爱草书。先生面对我用笔过速的毛病,又给我介绍了一位师傅。当我询问他是谁时,他笑着说:“一千年前的师傅黄庭坚。”他说,黄庭坚“点法入草”是个创举,用好了不但可以减速,而且还可以增加书法的“节奏感”。并介绍了黄庭坚的《李白忆旧游》、《诸上座》、《廉颇蔺相如列传》等法帖。现在我的草书如果说还有点长进的话,完全是先生教导的结果。
  二、重学养而不轻技法的综合培养
  先生教书法一直注重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而蔑视“书奴”,“写字匠”。为了增强学员的学养培训,他在当年的培训班上,使了两个“绝招”。
  第一个“绝招”是在培训班上安排了一周的“诗词文学课”,专请北京大学的文学大师给大家讲诗词歌赋,启发学员的文学素养。
  第二个“绝招”是在毕业前书法创作课上,给每个学员送一副老师的亲笔书法,但要求书法内容必须是学员自己的文学原创,诗词楹联都行,不但要合律,而且还要有文采。这一“突然袭击”可“难坏”了众学员。要抄唐诗宋词应付,根本难逃先生法眼。拿不到老师的字,空手而归,真可要“抱憾终身”!
  在情急之中,大家突然发现先生竟然破格题写了我的一首七绝诗《雨中登泰山》:
  山锁烟霞里,
  云随步履开。
  豁然红日出,
  岱岳信雄哉。

  在提笔书写前,先生首先拈毫濡墨在诗稿上,把原来结句的“何难哉”改为“信雄哉”,一字之改,不但纠正了“三平脚”弊端,而且使诗意境界陡增,好不让人拍案叫绝!
  三、重“言传”且更重“身教”的大家风范
  低调做人的品格是先生的一惯作风。以前只是耳闻,而就在这次题诗落款时,令人大吃一惊。在我的《雨中登泰山》正文后,落款竟然写成:“振生同好泰山诗,中石书”当时,我急忙阻止道:“老师,我是您的学生,怎么能称‘同好’?”(时年先生63岁,我43岁)而先生微笑答曰:“你我都喜欢诗词和书法,不是同好是什么?”
  后来还听到许多热议先生谦虚谨慎,幽默豁达的佳话传说。
  在先生的头顶有许多耀眼的光环,当记者采访他问他最喜欢哪一个荣誉称号时,先生慨然答道,就是北京市赠送给他的“人民教师”这个朴实称号。
  在中央电视台制作的《艺术人生》中,当主持人朱军问他:“现在全国的书法家都在搞《个展》,您为什么不搞呢?”先生竟然幽默而睿智地答道:“我怕暴露缺点……”
  先生是一位哲人!
  先生是一位宗师!
  多年来,我一直不忘先生教诲,立足传统,与时俱进,全面发展,勇攀高峰。曾于2007年在北京大学举办《杨振生诗联书画展》,实际上是对欧阳先生的一次汇报,是给全国文友的一份示范答卷,总想走一条“文章华彩,翰墨双馨”书法之路,文化之路。
  当然,走在这条路上的,不只是我一个人,更多的应该都是他的学生,都是他带领的一代优秀的文化传承者。
  我们不会息肩的,我们不会停步的!
  请先生放心!
  至尊莫若师,难忘当年,岱岳雄哉人始信;
  柔笔能扛鼎,磨穿铁砚,蘭亭已矣字通神。
  岱岳雄哉,先生雄哉!
 
  2020年11月6日于弄潮斋  
 
  杨振生,中国楹联学会第七届常务理事,山西省楹联艺术家协会副主席,运城市楹联学会名誉会长,全国知名书画家。

责任编辑:华夏文化网

相关新闻
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