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遗产 > 民间文化 >

著名导演杨焱钧的诗:山河起伏(组诗)

2016-05-12 10:44 华夏文化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著名导演杨焱钧1976年生于山东。导演,编剧,制片人,诗人。中国作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中国剧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盟盟员。现居北京朝阳,北京大元昆昂国际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山东云海纺织董事长。电影作品有《爱阡陌》,《小鬼时代》,《夏半格桑》等,院线电影《前方》和《熏衣之恋>将在2016开机。著有电影文学剧本《前方》,《爱阡陌》,《薰衣草之恋》等。45电视连续剧剧本《历史》.诗歌作品在《人民文学》《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福建文学》《诗选刊》《中国作家》《诗林》《滇池》《草原》等各大刊物发表,荣获第二届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多次获得《人民文学》、《诗刊》诗歌大赛奖。作品入选《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1卷》,著有诗集《祖国的红松》,《小城赋》等。》

导演杨焱钧在大书房工作台

 

 

 《到同里去》

亲爱的,我们到同里去

跳上一条会吟诗的乌蓬船

四十九座小桥撑住月光

十五条流水奔向唐朝

而我们,注定遗忘前世的长安

蜗居罗星洲,抱成一团水雾升腾的江南

到同里去,用三年的光阴生养一个孩子

他一岁朗诵《论语》,两岁认识祖国

三岁迎接大风吹来的过路人

这些尘世的灵魂啊,背负天空和草帽

踩在穿心弄的石板上

一再试图倾听内心的光芒

到同里去,到岸边的灯火旁

它隆起的光泽清晰而辽阔

以便让你看清

隐居在白墙、灰砖、黑瓦

及天井两侧花纹里的温暖

那是一些模糊的老人

在风中振颤

亲爱的,还有更多的真相

比如子时,就会有人来到崇本堂祈根求本

到退思园追悔过失

这群心事重重的人,多半来自天上

他们内心遭遇的塌陷,需要繁星填满

包括你和我,两个背叛长安的人

涌动的星光知晓我们卑微的方向

 

《罗星洲》

今夜,我和罗星洲相距十年

十年的月光垒积在一起

足以把罗星洲抬升为山脉

成为江南最隆起的部分

这样离白云更近

而同里湖的风,模仿柔韧的词语

很轻易地划伤我十年后重临的内心

今夜,芦苇睡去

观音殿的神灵眷顾着天下苍生

今夜我所虚构的尘世

是一个四平方公里的祖国

两棵榉树,一棵是我的母亲

另一棵是我的女人

我置身其中,又怎能不怜惜这漫漫人生

光阴经过罗星洲开始变得柔软

湖水收留了它并减速了它的马车

据说被鞭子赶到这里的雨

是十万匹小野马

它们拉起马车,奔腾在大雾里

有时也拍着芭蕉叶或瓦楞

低声问候去向不明的生灵

然而,我急迫想知道的----

今夜有多少人乘船来到罗星洲

他们举起明清时代的灯笼

一定比我这个隐身烟雨里的人

把内心的沉默看得更清楚

 

《走三桥》

我相信,风是从三桥上走过去的

它熟知桥上的每一块石头----

一群来自明清朝,或更久远年代的少女

坐在流水上,唱歌、喘息

风啊,听她们吟唱自己小小的心

一一记载于同里

在同里,你可以遗忘一条大湖

但不能不铭记这群少女的姓氏----

 太平、吉祥、长庆

这些词语,被灯火不断重复.

传递

我向她们弯下腰去

至少她们给了这尘世,永远的感激

我只是匆匆前行

灵魂顶着千里之外的故乡

当我走过三桥

却不料把乡愁丢掉在桥上

这群美好的少女夜夜唱

用只有命运才能确认的那种眼神

望我

 

《桃花飞      

燃烧的煤,是一群桃花

跳跃的火苗子,就是小蜜蜂

这伶俐的小女子呀

围着桃花飞

她喊:一曲终了,放马过江山

我要和这女子一起听

风吹草动

一阵风去了井下

井下八百米,灯影颤响

内心的星辰,漂游。有人故意

仰鼻,把头顶上的黑云

当作桃花香

可风不知,八百米——

八百筐光阴里的露珠

绿。清澈。万物之上的锋芒

有人嘀咕:三月快来了

桃花飞,鳜鱼肥。在他心里

这尘世宽广,永不停息

微小的人啊,活在井下

背着比大雪还洁净的光

  

《冬日书》

亲爱的,你的声音枯黄

紫色的雪

一寸寸片割,陶器的锋芒

冬天已病入膏肓

朝圣的路上,一群群野马腐烂

我渴望神的女人,和灯光

腊月二十三,我要回到太庙

含着热泪膜拜,祷告,并且喝干十八碗酒

遗忘故乡

我的猎枪奔跑如飞

下过雪的田野,兔子们无处藏身

亲爱的,我注定堕落

很多时候,我都躲进村庄

炊烟和月光一样冰凉

五六个朝代的文字都喝醉了,神色恍惚

亲爱的,我已写好墓志铭

准备和伐木取暖的人

回到源头

 

《被风吹动的时光 

裸露的根须和墓碑 

都是时光里容易折断的花朵

它们脆弱的样子被风吹动 

进入一种表情坚硬的安静 

这时,黄昏铺展下来了 

沉默在命运里的那个人

怀旧的品格开始象云一样低垂,再低垂 

那些正在成长的星辰 

那些急于出发又善于奔跑的姿势 

都更接近一条大河的影子

我想如果大地是一只乌鸦 

它的羽毛渐至丰盈 

它翅膀上的春天,一天比一天广阔 

哦,我轻轻眺望的爱人

她背后的月光被风吹动 

正由远而近的潮红 

 

《和草一样摇摆》 

我怀念一只苍鹰 

怀念草丛里两只野鸭子的窃窃私语 

风那么执著,吹得时间无处可逃 

而我的心灵上,始终停泊一对蝴蝶的翅翼

那颜色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青黄不接的时候,飞上天堂 

我不是一个孤独的人,碧草连天 

有那么多山羊仰望我

我熟练地甩动鞭子 

连我的烈酒、我的绣花枕头一块甩出去 

连一个外族丰腴的女人一块甩出去 

连我的灵魂一块甩出去

黄天厚土,万千生灵 

我和更多的命运一样,去向不明 

扪心自问:谁感激过草的馈赠 

她摇摆的姿势活在二十四个节气里葱郁

那些吞咽风霜的人 

胡子一根根凋落,覆盖着大地

 

《月光》 

月光,我喊了一声 

月光,月光,然后我喊了数声 

她旁若无人地亲吻低处的水草

她皮肤上的细纹象沙土的气味四处游荡 

有时候她绕过一道门坎 

探询一条尤其静寂的路 

我感激月光坚韧的芒---- 

在一百年前行走自如 

在一千年前的戏台上呼吸舒畅 

那些被夜晚反复传递的生灵,历经化成之痛 

比桃花更煽情

比戏里咿咿呀呀的各类角色更赋予皎洁 

我不曾熄灭遗址上的风,及张望 

所有流传的神都聚拢在祖母身旁

她们抚摩过我脸庞的手指 

红润如初 

随牛马成群的汉字,晃动一方水土 

月光啊,请接受我此刻阔大的心

接受路过的和尚未路过的花骨朵一样的命运 

 

《我热爱的鸟》

那一群,两群,一大群 

都是我热爱的鸟 

大风刮来,她们躲进鲁西南的一个小村子 

对着正在描画的春天鸣叫

她们的声音极象风水 

极象一条流畅的充满困惑的绳子 

从南至北,从南至北 

我会对热爱的鸟说:看着我

看着我黄豆一样沉实的肤色 

如果需要食物 

就去了解播种的真相 

如果需要子女

就钻进野草丛庞大的根系里生育

如果倦了,就垂下尾巴 

但一定保护好双翅

那上面裸露着鲜红的胎记 

那是中国式的胎记

是一朵驱赶着时光回到心灵中间的牡丹花儿

如果,如果我离开生活一会 

鸟啊,千万不要飞离大地 

要等一切都安静下来

(原载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2012年第七期)

责任编辑:华夏文化网

相关新闻
多说